央企腐败高管高消费清单:公款宴请成常态

近日,中国电信通报称,2015年1月,北京公司包括领导和普通员工在内的61人在河北省一酒店三次进行公款吃喝和高消费娱乐活动,合计消费7.95万元,用北京公司设在该酒店的小金库支付。其间,该公司办公室主任王海生每次都在所住酒店享受异性按摩,其中一次属嫖娼行为,共花费1.08万元。

事实上,腐败分子出手阔绰者不在少数,违纪的央企高管都曾打着“工作需要”的旗号,频频上演“不落腰包的腐败”。小编就来盘点一下这些高管们的高消费娱乐方式。

吃:公款宴请成常态

从中纪委监察部通报来看,央企高管公款宴请被屡次提及。2014年10月,山西省电力公司原总经理、党组副书记黄强从甘肃省电力公司前往山西任职前,3次共安排47名下属在职干部聚餐送行,累计花费公款7549元。

今年3月,国资委纪委通报国家电网两位高管因公款宴请被处分。据通报,2013年10月21日,国家电网公司党组成员、总会计师李汝革和国家电网公司产业发展部主任徐鹏在上海调研期间,参加了上海电力公司的宴请,公款支付费用22500元。

游:公款出国出境旅游

2013年10月,中国移动通信集团甘肃公司金昌分公司原总经理郭林武借用私人企业主的车辆,安排下属人员陪同外部人员前往内蒙古额济纳旗观光,共计花费公款22746元。

2013年1月6日至10日,中核(郑州)储运公司组织员工到海南三亚公款旅游。郑州储运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刘亚伟因此受处分。

玩:高管爱打高尔夫

高尔夫等高消费健身项目,是不少央企高管都热衷的活动。

2014年1月至9月,中海石油化工进出口有限公司上海北海船务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兼党支部书记翁琼明组织与业务客户打高尔夫活动6次,共计消费10947元。同属该公司的中海油中石化联合国际贸易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齐建勋,2014年5月的一次高尔夫活动就花费了2707元。

近日通报的中国电信原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冷荣泉,南航股份公司党委常委、副总经理刘纤等都对高尔夫青睐有加。而此前,中纪委巡视组也曾指出中粮集团“公款支付打高尔夫球费用等奢侈浪费问题突出”。

特殊爱好:一掷亿元为赛车

有媒体报道,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原总经理、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陈同海,日均挥霍超过4万元。他曾说:“每月交际一二百万算什么,公司一年上缴税款二百多亿。不会花钱,就不会赚钱。”

因个人爱好,陈同海曾出资8亿元赞助上海F1大奖赛。

秘密消费:花费不明的私人据点

除了广为人知的奢侈挥霍,央企高管们还有一些鲜为人知的秘密。在各类私人会所,央企高管都是座上宾,其中的声色犬马不为外人所知。中纪委监察部就曾指出“中央企业领导人员出入私人会所等问题突出”。

还有部分央企高管划定自己的秘密据点,用以维护人际圈。比如今年3月落马的中石油集团原总经理廖永远,据媒体报道,其在北京有一个秘密据点,只有与他极其亲近的人才能去纵情声色。

文/新京报 王姝 实习生 张维

资料来源:新京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财新网、中国经济网、武汉晚报

编辑:SN117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一延误就朝空姐乱嚷嚷挺丢人

排队怒,一排队就愤怒;春运怒,一到春运就一片怨气和怒气;雾霾怒,雾霾来了一片怨愤;就医怒,患者怒,医生怒,医院里弥漫怒气;还有加班怒,地铁怒――再有就是这个机场打砸场景所展现的“延误怒”。


日本试推强制休假缓解过劳死

有近30%的人表示,每日在工作之余可供自己支配的时间仅为90-120分钟。更有12.4%的人每日自由支配时间不足60分钟。对于他们来说,能回到家洗漱睡觉已经是很奢侈的事了。在下班之后放松心情,休闲娱乐是根本没有可能的


代理律师遭殴的舆论令人寒心

庆安火车站的枪击案余音未了,死者代理律师在异地被打断了腿。事发时,“据说打十几次电话警察不出警”,原本这已经很不正常;媒体刚报道,立即冒出不少称赞律师挨打活该、挨打和庆安事件无关的言论。


克里访华习近平给奥巴马捎话

今天,国家主席习近平17日在人民大会堂会见美国国务卿克里。这次会见,俩人聊了不少。习近平说给克里的话,无疑也是说给奥巴马的话,克里也一定会转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