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长摇篮”苏州走出过哪些重量级官员?

原标题:“省长摇篮”苏州走出过哪些重量级官员?

近日,苏州党政“一把手”人选确定。

苏州原市委副书记、市长周乃翔升任苏州市委书记,淮安原市长曲福田任苏州市委副书记,并获提名为苏州市长候选人。

江苏代省长石泰峰不再兼任苏州市委书记。

苏州是江苏省的一个地级市,GDP总量长期位居全省首位,其市委书记通常也由省委常委兼任。“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历任苏州市委书记离开苏州后多有晋升,或成为省级党政“一把手”,或成为国务院部委“一把手”,也因此,苏州被称为“省长摇篮”。

“省长摇篮”走出哪些省部级官员?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作为一个地级市,从1994年杨晓堂任苏州市委书记时,便形成了由副省级省委常委兼任苏州市委书记的模式。

杨晓堂1998年卸任苏州市委书记后,转任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后担任中国电子信息集团公司总经理。

杨晓堂之后,历任的苏州市委书记为梁保华、陈德铭、王珉、王荣、蒋宏坤、石泰峰。

接替杨晓堂的梁保华之后出任江苏省长、省委书记。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梁保华之后连续三任苏州市委书记调任至外省。

国家商务部原部长陈德铭就是先从苏州市委书记调任陕西省,后从陕西省长职位调任发改委副主任,后进入商务部任部长、党组书记。

去年5月,年满65周岁后从辽宁省委书记任上赴全国人大任职的王珉,也是从苏州走出来的官员。2004年,“学者型官员”王珉由江苏省委常委、苏州市委书记调任吉林代省长,3个月后去代转正,2006年任吉林省委书记,5年后,2009年到辽宁任省委书记,前后共有近十年的省级党委“一把手”经历。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王珉曾公开谈及苏州先后走出多位省部级大员的这种“苏州现象”,他认为“只能说是一种巧合”。在评述苏州主官频调外省现象时,王珉说,“发达地区已经走过了一些落后地区即将要走的路,这些地方的领导干部提前经历了改革发展的实践过程,再到落后地方去工作,就可以把发达地区的发展经验、发展理念带到落后地方去,最大限度地避免走弯路。”

王珉的继任者王荣,现为广东省政协主席。2009年6月,深圳原市长许宗衡落马。时任苏州市委书记王荣赴深圳任代市长,一年后升任深圳市委书记。

2014年11月,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12月3日,朱明国被免职。两个月后,王荣当选广东省政协主席,晋升为正部级。

王荣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上述历任苏州市委书记有一个共同点:高学历。

王珉40岁的时候被破格评为教授,44岁成为南航常务副校长。王荣为农学博士,36岁便晋升为教授,并享受国家政府特殊津贴。石泰峰曾先后获得北大法学学士和硕士学位,作为理论型干部长期在中央党校任职,并早在1993年就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梁保华于上世纪60年代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陈德铭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两度进入南京大学读书,拿到博士学位。

苏州有何特殊之处?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苏州经济总量长期居于江苏首位。

上世纪80年代,苏州走出了一条乡镇企业的发展之路。1990年代,乡镇企业面临体制困境,苏州又抓住上海浦东开发和台湾产业升级和转移的机遇,摸索出了一条依靠外向型经济发展的新路。并于1994年开启了苏州-新加坡工业园区模式,是中新两国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政府间合作项目。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苏州工业园区为新加坡国父李光耀推动建成。

1992年,李光耀率团来长三角地区,重点考察了苏州、无锡等地。

当年12月,时任苏州市长章新胜率领苏州市代表团访问新加坡。1993年5月10日,李光耀应邀访问苏州。1994年,中国和新加坡合作的苏州工业园区正式成立。在随后十年不到的时间里,园区经济总量达到了开发前苏州全市水平。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李光耀曾多次在不同场合充分肯定园区开发建设成果,称赞园区保持了高水平的城市规划和管理水平,一个国际化、现代化的工业园区已经初具规模,期望苏州把在若干年后要新加坡倒过来向苏州学习作为努力的目标。并称自己选择苏州是正确的,苏州工业园区青出于蓝胜于蓝。

依靠外向型经济发展会受到外部经济影响,因此,本世纪开始,苏州把发展民营经济和创新经济作为转变经济结构的突破口。相继提出“产业升级”、“科技跨越”、“服务业倍增”、“生态优化行动计划”等多项计划。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就在去年7月,苏州市政府与阿里巴巴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为苏州中小微制造企业运用“互联网+”实现转型升级提供有力支撑。

2015年,时任苏州市长周乃翔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到,苏州深入实施创新驱动战略。新增国家“千人计划”人才连续八年名列全省第一。 同时,苏州对外贸易保持增长,海关特殊监管区外汇监测平台推广运用。中方境外协议投资额达到17亿美元,增长5%,总量实现全省“十一连冠”。

另外,周乃翔也提到苏州发展的诸多不足:经济增长动力不足,下行压力较大;产业结构不够合理,自主创新能力不足,资源环境等瓶颈约束加剧,改革创新任务繁重等。

中央领导人与苏州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2007年7月26日,时任上海市委书记习近平就曾率团在苏州工业园区考察。

2012年7月,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赴苏州出席中非民间论坛开幕式。习近平称“苏州是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也是江苏的重中之重、江苏的核心地带,从中央到兄弟单位,你看看国际上也愿意到这里来看看,中国道路怎么走看看苏州。”

习近平还表示,“我想今后我还会来这里,解剖麻雀、调查研究、总结经验、把握规律都会来的,祝你们工作顺利,祝你们在这里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创造一些经验。”

去年10月,习近平到英国进行访问。访问期间,习近平赠送给伊丽莎白女王一幅精美的中国苏绣女王夫妇肖像《岁月如歌》,为苏绣。

去年11月24日,李克强在苏州太湖国际会议中心迎接中东欧16国领导人,共同出席在此举行的第四次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16+1)会晤。“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此前三次中国-中东欧领导人会晤均由东道国的首都主办。这次由中国主办,地点选在了苏州。

此次会晤中,李克强表示,“我们目前所在的苏州以刺绣闻名于世,中方愿同16国一道,共同编织16+1合作的锦绣画卷。”

1994年,中国和新加坡合作的苏州工业园区正式成立,江泽民曾为苏州工业区题词:“加快建设苏州工业园区,为发展中外经济技术互利合作积累新经验”。

据媒体报道,江泽民曾在北京会见李光耀时说:关于中新合作项目放在哪里,我作为中央领导人不便明确讲,因为手心手背都是肉。但如果你征求我的意见,作为个人看法,我认为放在江苏苏州好。因为那里的劳动力素质比较高,中国历史上的状元、举人出在那里的比较多,而且苏州靠上海近,交通方便。

2004年,胡锦涛到苏州下辖的昆山考察时也曾表示:“你们昆山干得好!”

2011年,温家宝到苏州工业园区,表示,研究成果必须实现产业化。如果成果获奖摆在那里,就只是一个花瓶。科技人员的创新和发明需要企业的支持。中国要有“乔布斯”,要有占领世界市场的像“苹果”一样的产品。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实习生 王俊


“海归”毕业生不值钱了吗?

正值高校应届毕业生求职季,记者走访多场招聘会后发现,博士生“比不过”本科生、留学生不敌国内“土著”、单身的拼不过“有娃的”……一些传统就业观念中的优势条件正面临挑战。


台湾选举中忧郁的深蓝选民

台湾深蓝族群——这是我接触很久的一个群体,也是我很早就想写的一个话题。眼下台湾“大选”逼近,深蓝变得更加忧郁,这种忧郁来自与生俱来的责任感,也来自对现实处境的无奈。


油价守住底线,那谁失去底线

改革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2016年1月4日,国家发改委主任公开发表的文章里说,“十三五”时期要减少政府对价格形成的干预,实现成品油价格完全市场化。到2017年,竞争性领域和环节价格基本放开,到2020年,市场决定价格机制基本完善,价格调控机制基本健全。


警讯!第二轮下岗潮即将袭来

进入小康社会的中国,再不能出现第一次下岗潮时的惨象了!但阵痛仍不可避免,下岗潮必然来临,中国经济要凤凰涅磐,很多人将不得不成为牺牲品。准备好,寒冬已经来临。春天还会远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