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新乡4人驾车强闯岗哨 数百特警26小时抓3人

原标题:河南新乡4人驾车强闯岗哨 数百特警搜捕26小时抓获3人

下午的这场大雨,对参与搜捕的数百名警察来说,不算是个好的消息——泥泞的地面和一人多高的玉米地,让人在大雨中寸步难行。

持枪吃饭的特警们。新京报记者王飞 摄

文|刘旭 林斐然 编辑 | 胡大旗

8月25日下午,乌云压城,河南新乡市延津县下起了大雨。

此前一天的24日早晨,一辆黑色无牌轿车强闯岗哨逃离,车辆侧翻后,四名嫌疑人弃车逃离。

大搜捕已逾一天,截至8月25日上午,第三名嫌疑人刚刚被抓获。目前仅剩一名嫌疑人胡明亮尚未到案。

下午的这场大雨,对参与搜捕的数百名警察来说,不算是个好的消息——泥泞的地面和一人多高的玉米地,让人在大雨中寸步难行。

强闯关卡

“村民们不要出门,更不要往玉米地里去!”8月24日上午,大韩村的喇叭响了。

与这声警报同时到来的,是30多辆闪着警灯的警车和数百名荷枪实弹的特警、武警。

当天上午8时40分,一辆黑色起亚K5轿车无视岗哨和执勤的交警,强闯设在新乡市区高铁站附近平原路和107国道路口的盘查岗。

这辆车没有悬挂牌照,闯过关卡之后,拐了两个弯,沿着平原路——经八路——307省道方向,一路向东飞速奔逃。

数辆警车打开警灯紧跟了上去。

25日下午,去往现场沿途被盘查的车辆。新京报记者王飞 摄

进入延津县后,307省道的路面变得坑坑洼洼。黑色起亚轿车到达延津县胙城乡大韩村境内时,迎面开来一辆白色轿车。

“眼见快要撞车,黑色轿车的司机猛打方向盘,车辆随后失控,侧翻到路边沟内。”据现场目击者描述,由于车速过快,躲闪不及,黑色起亚掉进路边的沟渠。

随后,四名男子从侧翻的轿车中爬出。白色轿车的车主也把车停在了路边,他还一度表示,想等警察来后一起协商解决,赔偿黑色起亚车辆的损失。

看到后面的警车追过来,黑色起亚轿车内的四名男子跑进了路南侧的玉米地。

警方很快控制了现场。黑色起亚轿车被吊起、拖走,警方在后备箱里发现了撬杠、大锤、断线钳等工具。经过调查,警方发现,这辆车的车主杨某为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人,其丈夫、儿子均有盗窃前科。

警方判断,四名男子可能有重大作案嫌疑,其中可能还有于氏父子。

多名24日上午在现场的村民对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描述,他们在现场看到四名男子持枪向警方射击。然而新乡警方最新发布的消息称,截至目前,并没有四名嫌疑人持枪的确切证据。

排查

根据警方公布的协查通报,四名嫌疑人在弃车后,分别向大韩村西南、东南方向逃窜。数百特警和武警很快抵达大韩村。

老张是大韩村村口仓库的看守员,他对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说,24日一整天,他“一直带着警察排查。”

特警和武警带着警犬进了玉米地。与此同时,警方带来的无人机升空,在玉米地上空盘旋。

到了中午,陆续赶到现场的刑警和乡镇工作人员,开始进入大韩村和周边村庄内部,同时在几个村庄发布了通告,提醒村民们“看到负伤、带有血迹的可疑人员要及时报警,晚上若有可疑人员进村吃饭或睡觉也要第一时间报警。”

一位村民说,他在24日上午从进入村内的刑警处了解到,有一位疑犯身负枪伤,且尚未归案。

记者发现,截至24日深夜,307省道和邻近的长济高速仍被警方严密封锁,距离大韩村口和通往胙城乡的路口十余公里的地方,不再允许外埠车辆通行。

沿途的特警车辆。新京报记者王飞 摄

子夜时分,记者抵达大韩村。一路上,开着警灯的警车不时呼啸而过。

从大韩村一路向南,走三公里就到了胙城村。此次抓捕行动的前线指挥部设在了村委会的大院里。胙城村也是胙城乡政府的所在地。

村支书吴福兴告诉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他是在24日上午就开始配合警方的行动,一同在村中排查可疑人员。“市里、县里的领导都来了,就都住在我们大队(村委会)这个屋子里。”

抓捕

除了一条小路,胙城村沿途都是一人多高的玉米地,密集地栽在小路的两边。

两名嫌犯从24日上午逃入玉米地,当天下午,在胙城村被抓获。此时,距离他们逃走五个小时。

“就是在我们这村委会这边。”吴福兴指着村委会院子一旁的空地对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说,两名嫌疑人正是在此处被发现。

当时,正值警方入村排查。“当时有村民发现陌生人,喊出报警,附近的警察那么多,一下就给堵住了。”

警方从二人身上并没能搜出此前传闻中提到的枪支。对剩余两名在逃嫌疑人的围捕随即提高了力度。

25日中午11时许,距离案发过去一天多时间,第三名疑犯在石婆固乡马庄村落网。这里距离之前两名疑犯落网的胙城乡胙城村,有大约十公里远。

最后1名嫌疑人胡明亮。

据警方透露,根据已经掌握的信息,可能涉案的“于氏父子”二人中,儿子已经落网,而父亲并不在此次弃车的四人当中。

抓获第三名嫌疑人,并没有让警方感到轻松——对第四名嫌疑人的搜寻,似乎要放在一个更广阔的范围之内。

中午时分,一直在执行搜寻任务的特警们来到指挥部,他们每人手执钢枪,匆匆吃了午饭。

午后开始,现场降下大雨,一直到傍晚时分仍没有停。特警和武警们50米一岗站在路旁。

据警方通报,仍然在逃的最后一名嫌疑人名为胡明亮,系江苏连云港灌南县人,现年37岁,浓眉大眼。“请广大群众积极行动起来,踊跃检举揭发,发现线索请立即拨打110。”

END

剥洋葱people

(微信号:boyangcongpeople)


奥巴马向伊朗付“赎金”了吗

保守派以“向伊朗支付4亿美元赎金”对奥巴马进行攻击。美国政府的一贯政策是,绝不会为被绑架的公民支付赎金,否则后患无穷。


在定军山读诸葛亮

我从定军山体会到,在中国要得到人心,必须具备三个特征:对事业足够忠诚和专注;品德好,并且够穷;足够的智慧。


袁世凯的权术

袁世凯运用权术的故事,留给后世的最大启迪,我以为不在为权术正名,而在呈现了权术的局限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