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到解析新三论_新浪新闻

随后,潞安矿业集团对处级干部进行了增补。一部分年老干部离岗,一大批青年才俊走马上任。两次干部调整,共提拔了100多名处级干部。任润厚说,干部不是跑出来的,是干出来的。这些人是自己提拔的自己。这些新鲜血液的补充,为潞安的发展注入了澎湃的活力。一时间,潞安矿业集团万马奔腾,高歌猛进。人事处处长薛利民称,如此大的力度调整干部,这是潞安大发展的象征和标志。

然而,仍有个别岗位,没找到合适的人选。任润厚决定面向全公司、全社会招纳贤才。景转平曾在社会上与人合伙创办律师事务所,3月份刚刚调回潞安。在5月份的潞安法律处副处长的竞聘中,这位毕业于中国矿大的女高材生,以其扎实的理论知识和丰富的社会实践经验从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成功地竞聘为法律处副处长。潞安人对这种公平公开的竞聘方式表示心服口服。

每年,潞安都要选拔一批采煤队长到国外学习考察。每个人大约要花30万元。在一般人看来,这成本实在太高。然而,任润厚却说:“采煤队长出国开阔了视野,学到了新的技术,回来之后,他拼命地干,由此带来的效益绝对不止30万元。”——任润厚不愧是开发人力资源的高手,战略家算的是战略账。

人是有惰性的。任润厚用“狼”激活了潜在的人力资源。他说:“市场经济是残酷的。企业内部必须‘引狼入园’,干好了你就是‘狼’,干不好只有‘喂狼’。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引狼入园”无疑需要勇气,但任润厚更看重实力。“与狼共舞,变成老虎。”他希望,潞安引进的是“狼”,而通过与“狼”的合作与竞争,潞安自己变成冲向国际市场的“虎”。

在任润厚看来,政策也是一种资源。他提出要用好、用活政策,并引发出“经营政策”的概念,尤其是要经营好政策的“黄灯区”。

比如说,公司要上马一个项目,就要看这个项目处于“红灯区”、“绿灯区”,还是“黄灯区”。“闯红灯”肯定是不行的。在“绿灯区”的时候,大家都挤着上,项目容易过剩。任润厚的办法就是在“黄灯区”做好准备,一变“绿灯”便一马当先冲上去。诸如此类的新思想,在任润厚的言谈中不胜枚举。但是如何把握住“绿灯”呢?对企业来说,把握这些机遇是一种考验。

在任润厚眼中,政策还可以转化为经济效益。任润厚有许多成功经营政策的例子,例如,他争取到将3.1亿的无形资产转增为国家资本金,这样使集团获得收益的同时,还减轻了企业办后勤和办社会的负担。

任氏“权力论”

任润厚还将“权力”看成一种资源。任润厚常说,用别人来完成任务的艺术才叫管理,现代企业制度必须实现责、权、利统一。

任润厚在王庄煤矿调研时,给他们班子提了个问题:“如果公司把煤炭销售权放给你,再给你一点人事权,给你点三类物资的采购权,你能不能每年给公司多交1亿元的利润?”他们测算了一个星期后找到任润厚,表示愿意干。

任润厚说:“大家看,权力多值钱!当然,放权的前提是要有利于公司的发展。不过,从这件事里大家应该明白,就是要把应该回归的权力回归给大家。”

任润厚说,他最不愿做两种事,一是管钱,二是管人。他解释说:“管理要靠机制来实现,不是领导人的个人意志。什么时候企业改到我不能任意指挥了,没有什么具体事务缠身了,能一心考虑企业的发展思路,管理就到位了。”

任氏“运动论”

任润厚常在各级干部会议上讲一个自创的理论:自行车理论。他说:“企业的发展如同骑自行车,停了要倒,慢了不稳,加速反而平衡。”

这本是一个物理现象,任润厚却从中悟出了事物发展的真谛,并把它创造性地应用到企业的发展中去。自行车理论具有普遍意义——这其实是一种动态平衡。

为了保持企业的动态平衡,以任润厚为首的领导班子像一个高速前进的火车头,带领着潞安向前飞跑。任润厚提出的建设“中国潞安”大战略打破了潞安一些人存在的“小富即安”、“知足常乐”的静态平衡,为潞安注入了澎湃的因子。

2004年,潞安提前一年实现了“再造一个潞安”的目标。在原来的目标提前达到的情况下,任润厚提出与时俱进,再度修订目标,使企业继续保持加速度发展。潞安,一直保持着冲刺的加速度。潞安正是在这种动态平衡中向“中国潞安”能化大集团迈进。

一枝一叶总关情

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

2000年8月,任润厚在某矿多种经营的修配厂调研时,听说工人的工资每月不足200元,甚至有的人几年没有发工资。这个平时指挥若定、从容不迫的战略家红了眼眶……

如果说,此事让他红了眼眶,那么,残疾人的生存状况则让他椎心泣血……

2001年春节前夕,任润厚和有关领导一起带着面、油、钱,到基层贫困职工家慰问。当慰问完一个因公致残的贫困职工家,起身告辞时,主人饱含热泪很想站起来相送,但因腿残,只能挥舞着手说,任总再来,领导再来。在一个聋哑残疾人家里,主人送领导不能说话,咿咿呀呀喊个不停……

当任润厚看到这样的场面,禁不住潸然泪下……

回去的路上,这些影子在任润厚的脑海里,不时一幕一幕地闪现。他阴沉着脸,一言不发。他知道,逢年过节慰问困难职工,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他的心在滴血。他从残疾人和他们家人流露的微笑和隐忍的泪痕中,读出了苦涩,读出了眼泪,读出了自卑,读出了无奈,读出了渴望,也读出了希冀。

任润厚的心灵被深深地震撼了。

任润厚见微知著,他知道,自己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这是一个被社会遗忘的角落,残疾人的心中,蕴藏着一个苦难的大海!残疾人的问题是一个极难解决的社会问题,作为一个企业,这些问题甚至可以不管。然而,任润厚却暗下决心,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好,何谈建设和谐社会!

回到机关,他马上召开紧急会议,向大家讲述了自己的泣血感受。他说,扶贫绝不能搞这种形式主义!扶贫要实扶、直扶,要“变输血为造血”,彻底解决残疾人的生存问题!

任润厚拍板说:“造血,就要把残疾青年全部招来,办厂子,使他们自立自强。生活不能自理,不能上班的,坐在家里也要发生活费。”

造血,本钱从哪里来?“我们办厂子,每年可免交300万元左右的安置费,要把这笔钱全部用来造血!”任润厚向来是雷厉风行。

“造血,各基层单位要为‘益民’放行。”任润厚强调。令行如风。立竿见影,各单位的80多万元捐款迅速汇到了“益民”账上。

于是,一个叫“潞安益民福利公司”的企业挂牌了,123名残疾青年全部来公司报到。益民福利公司使这些残疾人得到了新生,让他们重新扬起了生活的风帆。

残疾员工的婚姻是老大难。然而,在共同工作的过程中,爱情在他们的心中悄悄地发芽。杨书俊和高红丽等7对青年相爱了!百忙之中的任润厚听说了这个喜讯,高兴地说:要亲自参加他们的婚礼!

2003年春节前夕,益民福利公司的7对残疾员工喜结良缘。潞安矿业集团专门为他们举办了集体婚礼。在他们的婚礼上,任润厚由衷地笑了!

灿烂的爱情之花,孕育了丰硕的甜蜜之果,当残疾员工孕育的第一个孩子降生的时候,任润厚亲自给孩子取了名字。

2002年,潞安矿业集团取消春节慰问贫困户。任润厚将38户特困户和公司相关部门召集起来开座谈会,让特困户讲自己有什么困难需要解决。当有人提出自己的子女在家待业时,任润厚当场拍板,责成劳资处3天之内把招工手续送到困难职工家属手里。任润厚说:“今后,要形成一个例会制度,每年召开一次会议,逐户解决困难,把扶贫落到实处。”

2003年以后,潞安矿业集团没有了贫困户。这在潞安的历史上是第一次。

益民福利公司墙上曾有一条醒目的标语:“安置一个残疾人,稳定一个家庭。”“稳定”被残疾员工自发改成了“救活”。一个残疾员工的家人甚至要磕头表达感激之情。聋哑职工刘陈霞在评价任润厚时,在记者的采访本上这样写道:“他关心我们残疾人,给我们一个好工作,让我们心里感到家的温暖!”

任润厚用他润泽厚道之心,拯救了一个个挣扎的灵魂!

得到实惠的不仅是残疾人,潞安人都得到了任润厚的“厚泽”。

近年来,任润厚在工资分配方面挤水分,将煤炭市场困难时期为职工空涨的两级工资补起来,将活化25%的工资补起来。

近年来,潞安矿业集团逐年增加工资总额。2004年,职工工资总额达到10.86亿元,比上年增加4.18亿元,增幅62.58%;职工人均收入达到29988元,比上年增加7985元,超过原定“十五”末期职工生活小康化、人均收入25000元目标近5000元,是2000年的2.1倍,是潞安历史上职工得到实惠最多的一年。

职工生活质量获得新提高。2004年,职工补充养老保险金由2003年的人均744元,增加为人均1063.4元;“四大保险”平均增加36.29%。离退休人员每人每月增加了100元统筹外生活补贴,还增加了200元临时性生活补贴,年终按3000元、1000元、500元三个等级,为离休老干部和退休人员发放了一次性生活补贴。2004年,潞安新招员工2704名。近4年来,潞安累计招工6257名,矿区适龄男青年无待业,待业女青年逐步减少。

“检验我们工作是否到位,有两条根本标准:潞安的发展后劲与实力是否增强。职工生活质量是否提高。”这是上任伊始,任润厚对各级班子和广大干部提出的衡量政绩的标准。他没有把话语停留在嘴边,而是落实为脚踏实地的行动。而今,中国潞安能化大集团雄姿初现,潞安人安居乐业。一个和谐、小康的潞安正崛起在太行山下。

而任润厚,潞安5万矿工的领头人,以他战略家的博大赢得潞安人的爱戴和社会的认可。任润厚连续多年获得科技进步奖,“五一”劳动奖章、三晋功勋企业家、结构调整先进企业家、中国煤炭工业优秀企业家、煤炭企业科技进步突出贡献先进企业家、中国煤炭工业优秀企业家、煤炭企业科技进步突出贡献等奖励和称号。对这些荣誉,任润厚看得很淡,他从未停下跋涉的脚步。

出生于晋北代县的任润厚是晋商的后代。他说,在很小的时候,看到爷爷做生意他非常神往。他至今仍珍藏着爷爷那枚硕大的象征权力的印章。也许,从那时起,他的心中就被注入了商业的基因。

其实,中国潞安是他儿时梦的延续。他的心中酝酿着一个鲲鹏万里的梦:把一个国际化的“中国潞安”带给山西,带给中国,带给世界。

他感到一种自信充溢在心中。因为在他的脚下,是与天为党的太行山和正在崛起的博大的土地。也许,他代表的是纵横四海五百年、驰骋欧亚九万里的晋商的新崛起!

(原载2005年8月6日《中国矿业报》一、二版)记者 屈金星 王俊禄 张武福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